ALL IN数据中心 一年再造一个数据港?,常山北明最新消息,常山北明最新信息

《 常山北明 (000158)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ALL IN数据中心 一年再造一个数据港?
2020-07-29

K图 603881_0

  截止2020年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数据港(603881.SH)今年累计涨幅超过190%,几乎翻了两倍,PE(TTM)超过200倍。

  公司主营数据中心服务(下称IDC),并以批发型数据中心服务为主,零售型数据中心服务和数据中心增值服务为辅。

  所谓批发型数据中心服务指针对特定客户的定制化销售,该模式毛利率低于零售型数据中心服务,但胜在上架率高,且绑定大客户营收稳定可预测。

  在IDC龙头中,宝信软件(600845.SH)和数据港以批发型服务为主,光环新网(300383.SZ)是比较纯粹的零售型企业。受年初以来的卫生事件影响,零售型的IDC企业营收不确定性较批发型更大,市场也在估值方面予以区分。

  与数据港同为批发型IDC企业的宝信软件年初至今涨幅超过120%,而光环新网对应涨幅仅约52%。

  与股价相反,3月13日,数据港发布了2019年年报称,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27亿元,比上一年减少20.1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10亿元,比上一年减少22.76%。主要原因是IDC解决方案营收下降较大,从2.4亿元下降到539万元。年末,公司IDC服务业营收占比高达96.33%,ALL IN了IDC服务。

  翻阅公告可以发现,2018年IDC解决方案收入主要来源是中标常山北明的常山云数据中心项目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合同金额2.65亿元。项目内容包括机房楼、动力中心设计、施工、调试交付以及后期运维60个月。

  该项目在2018年一跃成为数据港第一大营收客户,具有偶然性,并非经常性业务。剔除IDC解决方案收入后,公司其余业务2019年增长7.73%,依旧跑输宝信软件的19.36%和光环新网的20.77%。

  业绩是历史,估值是未来。那么数据港的未来业绩预期是否撑得起它的股价呢?

  再造一个数据港

  仅2019年一年的订单就几乎框定了未来十年超百亿的现金流水。

  IDC在今年3月的政治局会议的新基建政策中被明确提及,受到政策支持。

  回到业务本身,IDC业务其实就是给服务器、交换机、路由器等等设备提供一个稳定的物理空间,行业属性类似于房地产,是一个重资产业务模式。

  IDC行业生意模式其实很简单,前期先投入建设机房,搭建完毕后根据客户使用的带宽、机柜等资源的数量收取租金。成本主要来自房屋设备折旧、房租等固定资产支出和电费等运营支出,数据港2019年房屋设备租赁及折旧和电费分别占到IDC业务成本的42.81%和45.57%。

  一个IDC服务商扩大营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建造更多机柜出租,根据数据港公告披露一个IDC项目的施工周期约为18个月,所以根据企业表内的在建工程余额可以粗略判断企业未来1-2年的营收潜力。

  数据港2019年年报显示,截止年末公司在建工程余额12.64亿元,较2018年增长495.85%,而2018年的固定资产余额为13.41亿元,数据港一年的投入几乎是要再造一个数据港。同期光环新网宝信软件的在建工程余额分别是8.45亿元和4.67亿元,而两大巨头的总资产规模都接近130亿元,是数据港的3倍有余。

  是什么给了数据港这么大的信心重金豪赌IDC?

  数据港与下游客户合作以批发型服务为主,遵循“先订单、再建设、后运营”的经营逻辑,公司下游客户主要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阿里巴巴等通信互联网行业巨头,签署订单后几乎能够锁定未来现金流。

  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数据港前五大客户营收占比分别为96.83%、87.37%、91.43%和94.57%,客户集中度极高,一方面公司分享了下游运营商和云计算的行业增速,另一方面任何一个重要客户的流失都会是数据港承受不起的损失,重资产运营下要求IDC上架率必须足够高才能覆盖巨大的折旧成本。

  在手订单是数据港赌未来的重要筹码,以阿里巴巴2019年与数据港签署订单为例:

  2019年3月,与阿里云签订《业务合作协议》,公司将在6年合作期间内,承销总金额不低于人民币4.35亿元的阿里云产品/服务。

  2019年3月,与阿里巴巴就ZH13等项目签订合作备忘录,合作建设ZH13、GH13、JN13、NW13、HB41数据中心,如果电费由公司缴纳,则服务费总金额约82.8亿元,合同期限为10年。

  2019年12月,收到阿里巴巴新的需求意向函,合作建设HB41、HB33、GH13、JN13数据中心,总金额约24.4亿,合同期限为10年。

  仅2019年一年的订单就几乎框定了未来十年超百亿的现金流水。数据港最近的定增公告披露:“2020年1-3月,公司直接及间接来自某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合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92.46%。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该客户将持续作为公司第一大最终客户。”

  数据港2017年2月上市,2016年年末总资产11.8亿元,三年后的2020年一季度总资产39.2亿元。数据港要做的就是顶着“小身板”,扩表跟上国内第一大云计算公司阿里云的步伐。

  定增补血

  比起老资历的光环新网和“拼爹”的宝信软件数据港在资产规模方面实力弱上不少。

  数据港2017年上市以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均录得正流入,净现比均高于1,公司的赚钱能力有保障。

  随着公司激进的资本支出,债务雪球也越滚越大。截至2019年末,公司带息负债规模为195,129.46万元,一年时间较2018年末同比增长90.41%;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17年的47%增长至2020年一季度的71.12%;同期的带息负债占全部投入资本从34.05%增长至66.13%。这个资本结构已与房地产企业十分相似。

  IDC项目未来现金流确定性强,比起高负债更需要关注的是流动性。公司流动比率从2017年的1.01一路下滑至2019年的0.28,短期偿债压力比较严峻。

  具体到科目粗略估算,2020年一季报,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和应付融资租赁款合计12.44亿元,货币资金3.08亿元,短期偿债缺口约9.37亿元,流动性肯定是紧的。

  2020年3月13日晚间,数据港公告定增预案,这是公司IPO以来首次股权融资,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7.33万元,其中5.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本次募资后,按2020年一季度数据计算,公司资产负债率可以从71.12%降至49.31%,回到2017年的水平。

  除了资本结构方面的影响,利息支出对业绩的拖累也是显而易见的。2019年度公司利息费用支出6,224.21万元,较2018年同比增加122.08%;归母净利润1.10亿元,比上一年减少22.76%。

  以上只是费用化计入当期损益的部分,公司负债扩张,自然有很多利息会被资本化计入在建工程,并在以后年度作为固定资产折旧。2018年数据港资本化利息为132.8万元,2019年膨胀至2256.18万元,同年体量更大的宝信软件光环新网资本化利息分别为0和529万元。

  比起老资历的光环新网和“拼爹”的宝信软件数据港在资产规模方面实力弱上不少,扩表潜力远没有另两家空间大,同级别规模的业务扩张,数据港需要付出更多代价,但行业蛋糕你不分自有别人去分,数据港高业务集中度、高客户集中度的策略,或许已经是“小身板”企业当下最好的生存方式了。

(文章来源:英才)

版权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件著作权,任何公司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将《十秒看财报》用于商业行为,金投股票网保留所有权利。如需付费授权使用,请联系微信 nmw160 。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ALL IN数据中心 一年再造一个数据港?,常山北明最新消息,常山北明最新信息